首页 »

在上海,有这样一个港湾属于我

2019/9/11 18:07:38

在上海,有这样一个港湾属于我

上小学的时候,读过一本小说《幸福的港湾》,也似乎是我读到的第一本关于描写上海的小说,且是描写新中国上海港以及海员生活的小说。很久以来,我记不起这本小说的作者,但小说内容深嵌在记忆中。终于有一天,我又想起这本小说,查阅了资料,小说作者名叫陆俊超。

 

讲起这本小说,总感到它是我早年认识上海的一个窗口,也是我了解海港城市的启蒙书。书中关于海员生活的描写,在我少时的心中播种下海洋的种子。在整个少年时期,我经常朦朦胧胧地幻想:乘着大轮船,在浩瀚无际的大海上远洋,像书中的华侨小伙子那样,在甲板上弹奏着吉它;像书中年轻水手那样,聆听老船长讲海的故事;像书中的女工程师那样,与心爱的水手谈一场缠绵悱恻的恋爱;像书中的海员那样战胜风暴,回到幸福的港湾,如英雄般受到亲人拥抱;像他们那样远航漂泊,去那遥远而陌生的海岛,享受蓝天、沙滩、椰林、海鸥、如画的风景……那时,我的想象长了翅膀。

 

读这本书,废寝忘食,小小年纪,常被书中的故事感动得潸然泪下。这本书,教会我一系列关于海的词汇和知识。我对海洋和海港的知识,对上海港的认识,正是受到了《幸福的港湾》极大的影响,并且产生了无法泯灭的印象:上海就是幸福的港湾!

 

上海,在我心中,有时像个娇美的女人,一袭红装,身披夜幕下的霓虹纱,扬起艳丽的红唇,吐出轻盈的夜曲。有时,上海又像健壮魁梧的英俊男子,一身海蓝正装,深邃的目光注视远方,默默张开双臂,拥抱着从他胸膛上淌过的船舶。每当黎明过去,上海的早晨到来,这男子就会随风起航。

 

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的上海。

 

上海城,你如美女,灯是你的床。上海港,你如俊男,海是你的房。我爱上海,爱这摩登女郎,爱这俊朗的男子汉,我爱这幸福的港湾。

 

但真实的生活来到眼前,现实的残酷往往瞬间掐灭浪漫的火花。

 

我的爱人年轻时曾因工作需要,登上科考船去远洋。从上海启航,一去就是几个月,不见人影。他在海上漂泊,我在陆上等候,远去的航船带走了我的思念和盼望。晴天雨天,魂不守舍;台风海啸,胆颤心惊。辽阔的海疆,时时揪着海湾女人的心脏。痴痴地等,苦苦地盼,直到这个时候,才明白为什么渔家女的故事里总有“望夫岩”的传说,为什么陆地永远是水手们心中的幸福港湾。大海上的航船,汪洋中的一片小舟,牵挂着海上人的思乡,也牵动着海湾人的期盼。

 

每当爱人出海归来,他总是说回到了幸福的港湾。当远远地看到海岸线,航船慢慢驶入上海港时,远洋归来的男儿就像扑入母亲怀抱的婴儿,原始自然的呼喊,令人久久难忘。他们带回舍不得吃的罐头、奶粉、饼干……送给可怜巴巴等待的姑娘;他们讲述航海的趣闻,安慰着朝思暮想的亲人。

 

第一次出海,周围人吐得昏天黑地,他却安然无恙;第一次驶入公海,不明国籍的侦察机尾随其后,在头顶上盘旋;第一次航海,看见信号员用灯语告诉友船:我们正在放电影;第一次远航,碰上了台风,顶风爬上指挥塔,固定天线……

 

他肚子里的故事真多,每个故事都和海洋有关。

 

 

上海,中国第一大港口城市,上海港的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均居世界前茅。每天,在上海港进出的船舶无以计数,海湾里一派繁忙景象。码头上,抛锚的归船;船坞里,修理的船身;高耸的桅杆,高鸣的船笛,高扬的龙吊,高照的艳阳……那时,我总是眯起眼来仰望着海港上空,任凭海风吹散长发。

 

第一次看到码头上的煤堆,像一座座黑色的山;第一次看到海港里的集装箱,像童话里红红绿绿的积木魔方;第一次看到港湾里停泊着万吨巨轮,挂着各国旗帜,猎猎招展;第一次看到白鸥在港湾里翩翩飞翔,追随着汽轮船帆……

 

我的故事也很多,每个故事都和海港有关。我曾对他讲起《幸福的港湾》。

 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年轻时代,年轻时的经历如果与少年时的阅历融和,可能会影响一生一世的情感。即使大海带给我们惊恐心慌,即使港湾送给我们离别心伤,我仍爱这伟岸英俊的上海港。幸福的港湾,在这里,我能闻到爱人的气息,能看到爱人渐行渐远的目光。年轻时的我们,没有抱怨事业的苦痛,在品尝爱情辛酸的同时,感受着港湾的幸福。

 

潮起潮落,光阴似箭,爱人早已不再远航,而我们仍旧眷恋上海港。

 

 

2006年10月,我全家在公平路码头参加“上海外滩国际航海文化节”,游览参观停泊在上海港的瑞典仿古帆船“哥德堡号”;

 

2008年6月,陪同老父老母游历小洋山深水港,抬头仰望海岛山巅的标志——通信铁塔,低头远眺集装箱码头五颜六色的驳船和车辆;

 

2010年10月,我和丈夫(当年的爱人)搭乘“哥诗达号”豪华邮轮,从东大名路的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码头出发,前往宝岛台湾旅游……

 

往事如烟,海港的故事历历在目。上海港,你是长江的入海口。在你身上,曾经有过吴淞口的炮声,有过新中国万吨巨轮下洋;有水兵静静的口琴声,有京剧《海港》的午夜钟响;科考队员从上海启航,前往南极考察;众多舰船在上海建造,中国海军正在走向深蓝……入海口,你有足够的宽大,你有足够的平缓,你有足够的包容,你有足够的推力。入海口,你有足够的承载力,你有足够的吞吐量!

 

 

上海港,你让我欣赏海洋,也让我赞美长江;你让我眷恋“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更让我怀念《幸福的港湾》。前面是碧海蓝天的晶莹星光,背后是绚丽缤纷的城市灯光,只有在海上漂泊过,只有在海湾里等待过,才读懂了港湾的幸福定义,写出关于海的“披肝沥胆”的篇章。

 

我很喜欢当代上海诗人浮冰的那首《海上的日子》,因其职业对他年轻时的影响,他的诗对大海、对海湾充满深情。读这样的诗篇,听这样的故事,把海“揣进胸怀”,把港“揽入心田”。在上海,有这样一群汉子,在他们儒雅温情的背后,有着不屈的硬骨和鲜为人知的往事;在他们的人生中,深藏着大海的情结及对港湾的眷恋。幸福的港湾,永远是他们讲述海的故事的地方。


本文编辑:伍斌  图片来源:新华社、360doc  图片编辑:笪曦